饭团看书->军事->刀尖之上->章节

第348章:演戏

热门推荐: 每日秒杀:我对钱不感兴趣 我在末世当司机 异侦实录 我真不是富家子弟啊 我本初唐 跨界刑警 去地府做大佬 我家系统与众不同 从东京开始当女神 荒野直播间

“斯蒂文,你是怕我缠着你,还是,连着仅有的温柔都不愿意给我?”娜塔莎放下咖啡杯,朝周森走了一步,眼神幽怨。

“不是,我只是觉得……”

“觉得什么?”

“我们这么做有些不道德,我已经结婚了,孩子也很快出世了,我不背叛我的妻子,我要做一个好丈夫和父亲。”周森说道。

娜塔莎仔细的盯着周森的眼睛,发现他眼神里的真诚,他说的是真的,不是在找什么借口。

“好吧,我知道了。”娜塔莎眼底闪过一丝失落,“你带来的东西呢?”

周森将山本敏交给他的机密文件袋拿给娜塔莎。

文件袋打开过,娜塔莎很容易就打开,抽出里面的文件,迅速的浏览了一遍后。

“这分明就是伪造的,马尔科维奇怎么一回事儿,你最清楚了。”

“我当然知道,但现在,我们如何回应他们的这份文件?”周森点了点头。

“人死了,尸体烧掉了,骨灰呢,还有马尔科维奇的遗物,他的名单可是在当初战俘交换中的,如果没有明确的答复,我们可以通过外交途径来解决。”娜塔莎说道。

“这么做,不等于把我给暴露了?”周森微微皱眉。

按照日本人的剧本,自己现在被娜塔莎威胁,秘密的替他们做事儿,他搞到了“马尔科维奇”的相关情况,结果是假的,反过来再用外交途径去要人。

这不是把周森卖掉了。

“不,被俘失踪的不只有马尔科维奇一人,而马尔科维奇只是我们关注中的一个人,所以,就算我们提外交照会,也不会给你带来麻烦。”娜塔莎解释道。

周森明白了,这是把一个人放到几十个人名单中去,那自然就不一样了。

而且,这也可以验证周森给的消息是否是真的,这是站在苏方的角度,同样,也不会让日方起疑而去“怀疑”周森。

当然,这一切都是在演戏,就是让日方不去怀疑周森,同样又能验证情报。

这在日方眼里,苏方的做法也是很严谨的,周森也没有在娜塔莎跟前露出破绽。

这一来一去的,信任就建立了。

说起来有些绕,这其实就是建立在双方的角度上,再进行换位思考,综合考虑的决策。

“日本人肯定不会把实情相告的,下一步,等他们回应后,你们就要提出质疑了。”

“嗯,那就再约吧。”娜塔莎点了点头,说完就要离开。

“把咖啡喝了再走吧?”看到自己煮的咖啡,娜塔莎一口没喝,周森叫住了对方。

“不喝了,喝多了,容易上瘾,万一以后喝不到,怎么办?”娜塔莎摇了摇头,拿起皮包,将文件放了进去,离开了。

周森有些怅然若失,不过,他并不后悔,有些事情,不能一错再错,这是原则底线。

否则他会瞧不起自己。

……

“怎么这么快就走了,你俩吵架了?”安娜推门走了进来,看到周森坐在那里喝着咖啡,惊讶的问道。

“没有。”周森摇了摇头,“过来喝杯咖啡,我煮的,别浪费了。”

“你俩肯定有事儿,她是不是对你说什么了?”安娜追问一句。

“你想多了。”周森道,“她只是不相信我给她的资料而已,需要回去证实一下。”

“你怎么解释资料来源的?”

“自然是通过战俘管理处搞到的呀,这又不是啥机密,仗都打完了。”周森道,“我战俘交换都进行了。”

“你在战俘管理处有关系吗?”

“有呀,去年老师离开冰城,喊我去参加一个聚会,我认识了不少人,当然,你不在,其中就有一个军官,就是负责战俘管理的。”周森呵呵一笑。

“她信了?”

“信不信的,我不知道,反正我就是这么解释的。”周森道,“哎呀,你问这么多干什么,赶紧把你那杯喝了,咱们回去。”

“这房间我可是订了一个晚上,现在退,那只能退一半儿?”

“要不然,你就在这儿住一晚,我得回家吃饭了。”周森呵呵一笑,放下咖啡杯说道。

……

“昌伯什么时候回来,这算起来他都走了半个月了,这姑父一家都搬过来了,他到了通辽,稍微打听一下,应该就知道的,算时间早该回来了?”晚上吃饭的时候,周森询问一声。

“他可能中途有什么事儿耽搁了吧?”白玉岚犹豫了一下道。

“他到了通辽,得知姑父一家来冰城了,拍个电报或者打个长途电话都可以,这一点儿讯息的都没有,真是让人担心,昌伯年纪不小了,万一舟车劳顿,中途病了的话,那可就麻烦了……”周森分析道。

“要不然,再等两天,要是没消息,让阿乐过去一趟?”白玉岚也有些担心了,时间稍微有点儿长了,也应该回来了。

“阿乐能行吗?”

“阿乐年纪虽然不大,可走江湖的经验不少,他机灵着呢,我比他还小的时候,都跟着阿爹一起走镖了。”白玉岚说道。

“行吧。”

“小森,明天我得去一趟回春堂柳大夫那儿,你陪我去一下呗。”吃完饭,周森搀扶着白玉岚上楼。

“没问题,我回头请个假,反正厅里也没什么事儿。”周森点了点头,把洗脚水给白玉岚端了过来。

这活儿原本是春婶儿干的,不过到了晚上,人家也忙了一天了,伺候媳妇的事儿,周森自己就包揽了下来。

“那个倪娟不错,我想用她,你怎么看?”白玉岚一边享受周森周到的服务,一边靠着沙发,惬意的问道。

“她身体恢复了?”

“完全恢复,得有个半年时间才行,不过,现在命是无碍了,而且我发现她还是有本事的,尤其是账目上的事情,那是算的一清二楚。”白玉岚说道。

“你要是觉得这人可用,我不反对的,但是用可以,得防着一手。”周森提醒道。

“知道,我又不是第一天做生意。”白玉岚道,“那个苏文清纳妾的事儿,你知道吧?”

“这事儿是真的,我以为是谣传呢?”周森一边擦拭白玉岚的一双玉足,惊讶的抬头道。

“我也觉得不可思议,但是这事儿是真的,那女的比我还小,长的很一般,听说是小门小户的人家的,家里还不是冰城本地的。”白玉岚说道。

“这是老夫聊发少年狂,苏文清难不成还想再生一个?”周森讶异的一抬头。

“苏云一直不肯跟冯华圆房,这苏文清眼看自己抱孙子的希望渺茫,索性就自己生一个,这要是生一个儿子的话,这苏家就算后继有人,也不用苏云去承担了。”

“苏文清多大了,他还能生吗?”

“苏文清也还不到五十吧,应该还行,不然,他祸害人家黄花大闺女做什么?”

“苏文清纳妾,没打算大操大办吧?”

“这我还真不知道,反正也是这两天传出来的消息,具体什么情况,我也不好打听。”白玉岚道。

“你不好打听,我倒是可以,回头找个机会问一下,看他究竟想要做什么。”周森嘿嘿一笑,这事儿颇有趣,难不成,这苏文清要放弃冯华了。

苏文清的年纪,这在后世,那都不算什么,有人七八十了,还能生儿子呢。

苏文清五十岁还不到,加上这些年少了打打杀杀,养尊处优,身体并不差。

这只要没有暗疾,再生一个儿子出来,问题不大,何况男人的生育年龄要比女人长得多。

只要保证火种不断,就算临近棺材之前也是没问题的,这老夫少妻照样的传宗接代。

“这苏云跟冯华的关系,只怕这样下去,冯华怕是会心生怨恨。”白玉岚一抬脚分析道。

“这我要是个男人,那是自然的,不过,这家伙也是自作自受,他若是洁身自好的话,也就没这么些事儿了。”周森将脚盆挪开道。

“你还说别人,你过去比冯华也好不到哪里去。”白玉岚白了周森一眼,周森过去也是风月场所的常客。

“我跟冯华不一样,我呢,那是游戏风.尘,哪怕是再晚,我也不会在烟花之地过夜。”周森说道,他前身倒是在脂粉堆里打滚,姑娘们的那些伺候客人的各种手段他也知道,可他自己并未去亲身体验,因为,前身是一个有洁癖的人。

“这么说,你跟我那还是第一次?”白玉岚不由的脸颊一红。

“那当然了,货真价实的童子鸡。”周森嘿嘿一笑,老夫老妻了,有没外人,关起门呢,怎么说都行。

“哎哟,他,他在踢我……”白玉岚吸了一口气,指着自己的肚子,冲着周森叫了一声。

“啊?”周森赶紧俯身下来,伸手过去轻轻的摩挲这肚皮,安抚着里面那个躁动的小东西。

“臭小子,安分点儿,还没到月份呢,别急着出来,在你娘肚子里再多待一会儿……”

白玉岚“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哪有人这么安抚还未出世的孩子的,他能听得懂吗?

也不知道是不是周森这个当爹的话有效果了,里面这小子听了之后,当真安分了下来。

“我就说嘛,还是咱儿子听话。”

“就一定是儿子吗,万一是个女儿呢?”白玉岚“嗔”了一眼。

“都一样,我都喜欢,这要是第一胎是女儿,第二胎就是个儿子,姐姐带着弟弟,这是最好的了。”

周森起身去把洗脚水倒了,然后回来,将白玉岚搀扶着回房间睡下,替她盖上了薄被。

两人并未分房睡,这白玉岚肚子越来越大,晚上睡觉必须得有人照顾着,不管是翻身还是起夜,一个人肯定不行,还得是一个力气大的才行。

周森就在边上搭了一个小床,他谁在小床上,让白玉岚一个人独享一张大床。

第二天上午,周森推迟了上班时间,先陪白玉岚去了一趟回春堂,找柳大夫给白玉岚请了一下脉。

大人和孩子都一切顺利。

周森随后将白玉岚送回了凝香馆,自己这才驱车前往警察厅上班。

一切如常。

一眨眼三天就过去了,周森接到了山本敏的召唤,让他去日本领事馆办公室。

“山本主任。”

“苏方向我们提出要求,让我们提供在去年哈了哈河冲突中被俘后意外死亡者的遗骸和遗物,并且罗列了一个名单。”山本敏丢给周森一封文件说道。

“这个跟我们有什么关系?”周森羊装不解的问道。

“那个马尔科维奇就在名单里头,这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山本敏解释道。

“人都死了,还有什么可交代的,战争期间,士兵失踪太正常了,也不一定就是被俘了,找我们要人,这太滑稽了吧。”周森说道。

“问题是,他们好像掌握了名单上士兵和军官被我方俘虏的准确情报。”山本敏道。

“他们是如何知道的?”

“这我也不知道,事情都过去那么久了,而且名单上的人都是先被关押在满洲里战俘营的,有人被交换释放回去了,如果他们想要统计的话,应该不难。”山本敏说道。

“也就是说名单上的人我们现在交不出了?”周森听不明白了,名单上的人呢跟被释放回去的战俘曾经被关押在一起过,这些人被挑选出来,被用于病毒和细菌试验了。

这些秘密,山本敏知道,但他不会告诉周森。

因为,除了用苏俄战俘做人体试验,大多数的“马路大”都是满洲人,也是中国人。

而身为满洲人的周森若是知道大日本帝国用满洲人来做残忍的人体试验,会心生什么想法那就难说了。

苏方现在索要这些人,而这些人大部分早就在人体试验中死亡,丢进焚烧炉了。

就算还有一些还没死,但能把这些人释放回去吗?

不可能。

这些人都知道自己经历了什么,一旦活着回去,他们就成了帝国违反国际规定,用活人做细菌病毒试验,尤其是针对斯拉夫人种的试验。

“这个时候,他们抛出这份名单来,在外交层面上是否有什么深意?”周森问道。

“你是说,他们在试探我们,想从我们的反应来判断这些人的死活或者……”山本敏表情微微一凝。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野果阅读!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www.yeguoyuedu.com 】

相关推荐:我真不是学神港娱的人生模拟器万能兼职王都市神级万能系统我从低武世界开始化龙猎人:我真不是除念师这个文字冒险游戏绝对有毒无尽债务覆汉覆汉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