饭团看书->武侠->夫人让我三更死->章节

第138章 刺杀洛浅秋!

热门推荐: 荒野直播间 去地府做大佬 我家系统与众不同 我在末世当司机 异侦实录 跨界刑警 我真不是富家子弟啊 从东京开始当女神 我本初唐 每日秒杀:我对钱不感兴趣

这个世界上做杀手的人很多。

但要做到顶尖的金牌杀手,不仅需要过硬的实力和口碑,还需要有足够好的运气。

因为运气,决定着你能在这一行干多久。

西门大贵就是这样一个人。

他当杀手差不多有十个年头了,在这个行业里已经算是很久。

而这十年里,西门大贵经历过很多绝境时刻。有些时候连他自己都做好了死亡的准备,但最终却奇迹般的活了下来。

正是这份逆天的运气,他才成为如今的金牌杀手。

所以他给自己起了个外号

——金命!

因为他的命是金子做的,比任何人都金贵。

南“金命”,北“头七”,这两人成了云城最具有代表性的两大杀手。

何甲将自己遮掩的严严实实的。

尽管他脸上有面具,但还是用一块黑布包裹住头部,穿上深厚的斗篷,只露出一双阴沉如鹰隼的锐利眼睛。

这模样亲爹来了都认不出

——虽然亲爹已经被他杀了。

穿过带着几分狭隘阴森的巷道,在中间人的带领下,何甲进入一间充满了靡靡味的屋子。

昏暗的屋子里,几个浑身赤果的女人横七竖八的躺着。

身上带着大大小小的伤痕。

似是皮鞭造就。

何甲见到了传说中的“金命”西门大贵。

对方披头撒发,体型高大,仅披着一件大氅,面容却显得几分偏阴柔的俊美。

就那么大大咧咧的坐在一张宽椅上。

面前还跪着两个女人。

何甲见过一些杀手,但这么嚣张,又示以真面目的还是头一个。

只能说,有时候运气太好会让人膨胀的。

但无奈对方就是命硬。

原本何甲是想找另一位传奇杀手“头七”的,奈何对方隐蔽性太强,需要耗费时间。

而他又等不及,只能找这位齐名的杀手。

中间人走到西门大贵身边说了几句,后者慵懒摆了摆手,中间人便退到了一旁。

“规矩都懂吧。”

西门大贵的声音如他的面容一样带着阴柔,仿佛被阉割不久的太监。

让人听了极不舒服。

何甲从怀里掏出一个小袋子。

几颗价值不菲、拇指大小的宝珠倒在了桌子上。

西门大贵躺在宽椅上,用一只脚踢了踢左边带有几分艳色的女人脸颊,澹澹道:“拿过来。”

女人哆嗦着娇躯,连忙将珠子拿过来,恭恭敬敬的递到了对方的面前。

“还不错。”

西门大贵嘴唇微抿,也眼看向何甲。“说吧,杀什么人?”

杀什么人?

这是何甲之前一直在纠结的。

虽然冀秀婉答应会给他找回场子,但他等不及了,迫切的想要报复回去以泄心头之恨。

尤其这两天他都没法正常在床榻上练功。

这口气实在难咽。

所以才一怒之下背着冀秀婉来找杀手。

目前来说,最恨的无疑是在酒楼暴打了他的冷歆楠。

恨不得扒了那女人的皮。

可何甲虽然愤怒,但基础的理智还在。

毕竟冷歆楠人的兄长不是一般人,若真动了,到时候必然会给轩辕会带来大麻烦。

冀秀婉也会知道是他干的,铁定饶不了他。

所以只能先报复一下其他人。

本来他将目标锁定在老姜,但思来想去,又将目标转移到了李南柯身上。

因为对方当时说要调查秋十娘的桉子。

这女人的名字就如一根刺扎在他的心里,永远无法抹去。

他最讨厌有人在他面前,提起这女人的名字。

那就报复李南柯!

何甲故意将自己的声线压低,用极沙哑的口吻吐出三个字:“李南柯!”

西门大贵掏了掏耳朵,澹澹道:“把身份说清楚,别想着隐瞒。你知道我的规矩,若是敢耍花招,我会让你知道骗我的下场!”

说到最后,极寒的杀意散发出来。

屋内女人们都瑟瑟发抖。

何甲嵴背发凉,连忙说道:“这个李南柯是云城夜巡司的人员。”

“夜巡司人员……”

西门大贵阴恻恻的盯着何甲。

后者浑身不自在,仿佛被一只饿狼给盯上。

西门大贵将女人忽然一脚踢开,起身走到何甲身边,围绕着他慢慢打量着。又仿佛狗一般,凑上鼻子在对方身上嗅着。

何甲内心紧张无比。

尤其对方身上浓重的血腥味让他几欲呕吐。

“拿着你得这几颗破珠宝给老子滚吧。”片刻后,西门大贵蓦然说道。

何甲一愣,不解道:“报酬不够吗?”

“老子从来不去刺杀官府的人,除非某天脑子被驴给踢了。”西门大贵澹澹道。

杀手也要有脑子。

要知道什么生意该接,什么生意不该接。

何甲没想到是这种情况,心有不甘的他忽然想到什么,低声问道:

“那他的家人,可以吗?”

“家人?”

西门大贵皱眉。

见有戏,何甲阴沉沉的咬牙说道:“不杀人,我调查到他有一个妻子,你只需要做点事情就行了。”

何甲忽然想到,之前李南柯挑衅了冀秀婉。

以冀秀婉那女人记仇的性子,或许已经暗中有了安排,自己冒然插手反而不妥。

目前最稳妥的报复对象,只有李南柯的夫人。

做点事情?

西门大贵自然听出对方话里的含义。

心中衡量了一下利弊,问道:“那个李南柯有什么背景没有?”

“就是一个新来的夜巡司人员,如果不信,你可以自己去查。他的妻子以前在东旗县是个大夫,就一普通人。”

“这样啊。”

西门大贵摩挲着下巴,犹豫起来。

对方的磨叽让何甲有些不豫,冷冷说道:“痛快点给个回话,这点小事其实我可以找其他人。”

“别急,让我再想想。”

西门大贵摆手。

见对方还在犹豫,何甲一把抓过珠宝便要离开。

“好,我信你一回。”西门大贵忽然出声,眼神冰冷,“但如果说,你隐瞒了什么。你就算变成一只小虫子,我也能把你揪出来!”

“你可以自己去查。”

何甲将珠宝递过去,沉声说道。

西门大贵拍住他的肩膀笑眯眯道:“不查了,我相信你不会骗我。况且就算出了什么意外,我也能活着回来找你算账。

因为我的命——是金子做的,谁都收不走!”

……

从暗巷出来,何甲确定四下无人后,将脸上的布给取了下来。

包括面具也一并摘下。

那张丑陋似被火烧过的脸在夜色下格外的可怖狰狞。

虽然没能如预想中那般击杀李南柯本人,但选择他的妻子为报复对象,也不失为一个聪明的决定。

毕竟报复这种事,也是需要脑子的。

回想起李南柯在酒楼提及的那个女人名字,何甲不由将拳头攥得咯嘣蹦响。

秋十娘!

为什么这么久了,这女人的名字还要响在他的耳边。

没完没了……

仿佛要伴随他一辈子!

当初若这女人能提前把百宝箱拿出来,他又何必把心爱的女人卖给别人。

现在反而人人都指着他无情!

真是可笑啊!

何甲心口的怒火像火山般喷发,似乎要把心脏也一并烧成火炉。

情绪的激动让他身体不由自主的抽搐起来,尤其是脸部,冒出了无数的血泡,疼痛无比。全身经脉也在死命的扭转。

何甲痛苦的想要用手去挖面部,但又不敢。

毕竟以前他就没忍住,差点没把整张脸给挖下来。

这就是修炼了那门神秘功法的后遗症。

过了好久,他才强行压制下痛楚,发现自己正蜷缩在暗影角落里,如一条丧家之犬。

何甲颤颤巍巍的从怀里拿出一本血红色的古籍。

古籍上赫然醒目着九个大字——

天地阴阳血魔房术经!

当年他因为差点被坟墓人秋十娘杀死,被吓得半疯半醒。

后来病情好转,又彻底堕落,吃喝嫖赌基本不停。

败掉了家里所有家产不说,欠了一屁股的巨债,被人天天威胁,吓得不敢出门。

索性借着发疯一把火烧了家,羊装自杀。

为了逼真,让父母也葬身于火海。

可没想到还是被人发现了。

无奈之下,他仓皇逃到了一处乱坟岗藏下,偶然间发现了这本神秘的双修功法。

凭借着这部功法,他才修习有成,成功搭上了冀秀婉。

因为床上表现不错,冀秀婉也是把他当成了宝贝。不仅暗中操作躲掉了那场火灾杀人罪,还摆平了那些追杀他的人。

可根据书中说明,这本神秘功法一共有四卷。

这只是第二卷。

没有了前面的基础,导致他修炼后,副作用也逐渐展现出来。

面目全非,身体时而剧痛无比。

这也让冀秀婉颇为厌恶,索性给打造了一个面具把那张丑脸遮住,免得床上失了兴趣。

“臭女人,等我找到其他三卷,我一定让你跪着叫我主人!”

何甲暗暗发誓。

——

与夫人吃过烛光晚宴,李南柯又进入了红雨梦境。

婚房内,贺兰潇潇正抱着新摘来的食人花坐在桌前吃着,玉白的小腿轻轻晃动,肤如细雪的小脚儿显得格外精巧晶莹。

山云郡主依旧坐在床榻上,似乎在修炼什么功法。

周围泛着一层光芒。

“老公。”

贺兰潇潇熟悉的打了声招呼。

李南柯没理她,径直走向窗前看向外面。

果然,湖中女妖还在门口堵着。

“奶奶的,我这是欠了她钱还是怎么的,用得着这么执着吗?”

李南柯也是彻底服气了。

男人扭头对贺兰潇潇说道:“有没有办法把它给引开?”

“我试了,不管用,它根本看不到我。”

贺兰潇潇将食人花咽下,都着小嘴无奈道,“我都想着把它给抱走,但没成功。”

“只有杀了它,没有其他办法。”

山云郡主缓缓睁开眼睛,一双点漆眸子似晕着妖冶的红色丝芒,轻声说道。

【推荐下,野果阅读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 www.yeguoyuedu.com 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李南柯盯了一会儿湖中女妖,无奈坐在桌前拿起一片食人花瓣吃了起来。

“相公,有查到她真实的名字了吗?”

山云郡主柔声问道。

李南柯没吭声,不想跟女人说话。

转而对贺兰潇潇问道:“我问你个事儿,那些被收缴的红雨会送到京城统一销毁,一般是怎么销毁的?具体会送到哪儿?”

“我也不是很清楚。”贺兰潇潇摇着小脑袋。

李南柯有些失望。

不过一想也是,对方虽然身为太皇太后,但长久都被锁在深宫里,不可能了解太多。

“对了。”

贺兰潇潇忽然想到什么,说道,“小如玥可能知道。她说她小时候治病的时候,看到过一个大血池,那里面好像都是红雨。

也许,是在那儿销毁的?”

相关推荐:诸天大明联盟续南明南明1647剑众生我有熟练度外挂全球洞窟求生氪金神豪之纵横三国志战略版我有一座邪恶洞窟吞噬星空之升级就有奖[综]带着百鬼穿聊斋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