饭团看书->次元->龙族:从战锤归来的路明非->章节

第二十三章 守卫

热门推荐: 我真不是富家子弟啊 异侦实录 我在末世当司机 跨界刑警 每日秒杀:我对钱不感兴趣 我本初唐 去地府做大佬 荒野直播间 从东京开始当女神 我家系统与众不同

当Eva的警告传达到芬格尔的手机时,男人就已经出现在了圣血馆的地下二层。

“真是……难以下手。”

如果能放在博物馆里,这尊具有天使与魔鬼二相性如白银铸成般十字状龙骨绝对会成为焦点中的焦点。

男人凝视着这件足以让整个混血种掀起世界大战的至宝,目光透露着贪婪与渴望……但迟迟没有动手。

如今龙骨缠上了一圈又一圈写满金色文字的亚麻系带,严密的程度以至于看上去更像是一具木乃尹——这对男人而言就是面对一只刺猬一样无处下手,现在浑身充斥缭绕着万变之力的他擅自动手下场绝对就跟那张被圣焰焚毁的“电子病毒卡”一样。

“这下只能等那些不中用的雇佣兵突破进来了……但希望渺茫。”

男人叹了口气,他当然不是孤身前来,受他雇佣或是诱惑的雇佣兵队伍有五支之多,都是在中东战场刀尖舔血的狠人。

但攻打一个现实版的霍格沃兹学院能否成效还不好说,卡塞尔学院的校工部就有一批退役的海豹突击队,学生们也并非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通过战场生存课的他们拿起武器凭借混血种的身体反应也能与久经战场的雇佣兵交锋。

至于这座圣血馆……

“终于……又再次见面了,皇帝。”

地下三层的大门被一脚踢开,一头足有两米多高浑身长满青色铁鳞包裹着膨胀肌肉的青色怪物俯身走了进来,手里还抓着一把口径粗犷的枪械。

“芬格尔……很高兴能看见你,”男人跳动着紫色火焰的双眸微微眯起,“你倒是不像上一次碰见我的时候那么激动了。”

“看样子你投靠了恶魔。”芬格尔声音低沉如野兽嘶吼,“青铜御座”状态下的他肉身堪比纯血龙类。

“在这方面我们其实都差不多,只不过你投靠的那位会给你一些看起来很光明很正义的外型罢了。”男人微笑,视界内映现出芬格尔体表鳞甲缝隙间隐隐透露出的金光。

他眉头一挑,有新的身影映入眼帘,楚子航提着一柄骨质巨剑在芬格尔身后出现,眉宇间愤怒正在积蓄。

“哈,这不是最先跟随也最受宠爱和注视的楚子航副团长吗?要是耶梦加得看见你变成这个样也不知道还会不会继续缠着你。”男人轻笑。

“你对我们的兄弟做了些什么,异端!”楚子航深吸一口气,没有理会对方那莫名的话语,一双黄金童因怒火而变得格外炽烈。

“我只是稍微帮助他找回了真正的自我,除此之外什么都没做,要怪就怪你们团长,”男人无辜地摊了摊手,扫了芬格尔和楚子航一眼,“是他自己识人不慧,口中嚷嚷着‘为了人类’‘异形都得死’,结果自己的队伍里不仅没有一个正常人类,就连把沉睡的龙王给拉进团里都不知道。”

“告诉你们吧,你们的那位炼金军士的真面目是王座上的君主——青铜与火之王诺顿殿下,能用上他亲手铸造的各种装备称得上是你们的荣幸。”

楚子航和芬格尔相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震惊与狐疑。

“先净化那个异端,等团长回来再决策。必要时刻可以连同龙骨一起毁掉。”

楚子航没有选择相信男人的话语,对方先前应该是不明身份的龙类,如今还已经投靠了恶魔,那就是彻头彻尾的敌人,果断持巨剑作战斗姿态。

“就等你这句话了!”

芬格尔大吼一声,手中抱着的“终结者”重型爆弹卡宾枪倾泻怒吼,轰鸣的枪声回响在整个地下大厅内,爆弹拖着明亮的焰尾扑向了龙骨十字前的男人。

“喂喂喂,要珍惜自己家的文物啊!”

男人说道,时间零的领域无声扩张,他手掌一挥,闪耀的粉色火焰形成一道匹练掠过每一发袭来但如今已经被放慢了将近七十倍几乎停滞的粗犷弹头,当领域撤去时间重新开始流动时,这些危险的弹头将在空中融化爆炸。

“用这种口径的子弹真的不违反《日内瓦公约》么?”

男人低声自语,但有危险的气息传来,他微微侧目,只见楚子航拖着那柄巨剑正朝自己飞速袭来!

在这时间几乎凝固的领域里对方不仅能自由甚至还能高速行动,仿佛他也是“时间零”的使用者……楚子航体表浮现出的金色光芒吸引了男人的注意,那金光在其身后变作一对较为清晰的羽翼,似乎就是他打破了时间零限制的关键。

“那个……‘帝皇’!”男人又惊又怒,但随着苍白的剑刃上撩,他的身体斜着被分成了两半,鲜血狂涌。

楚子航喉间爆发出高昂极致的龙文咏唱,地下一层那浓郁的火元素被吸引而来,当时间重新恢复流动时,狂暴的“君焰”就已经将男人的残尸吞没,打算彻底焚毁成灰尽。

“砰砰砰砰砰!”

被焚毁的爆弹在半空中炸开,火光映亮了楚子航冷漠的脸庞。

“我也想要这样的装备……可惜了,老唐那家伙说好给我做一把要比你和稚女那把更牛逼的武器,结果人跑了。”

在花费数秒钟时间理解眼前的状况后,芬格尔叹了口气,给爆弹枪更换新的弹鼓,似乎对楚子航雷霆般迅勐的攻击后的结果并没有太意外。

“我们会把他找回来的。”楚子航沉声说。

“……不愧是天丛云啊,世界上最锋利的剑。”

楚子航眉头一紧,熊熊燃烧的君焰里忽然传出了男人的笑声。

“还没死透啊?正好让我来补刀,”芬格尔脸色骤冷,扛着枪走上前,“虽然知道你来的大概不是真身,但能杀你一次算一次,格陵兰的那笔帐我们还没算完呢,傻逼。”

“那样的机会还会有很多,不用着急,芬格尔……”

火焰中的半个人形立了起来,那被楚子航斩断的上半身似乎正努力地在用双手支撑自己的身体……楚子航又横起了剑,准备先将对方来个字面意义上的“碎尸万段”。

那下半身呢?

“嗒嗒嗒嗒……”

那半副烧得只剩下焦黑骨架子的下半身这时“嗒嗒嗒”地冲出了火焰,因为火在裆下所以画面一度十分喜感……当芬格尔反应过来抬枪射击时,骨架子的一只腿已经抬起又落下踩在地面上,诡异的紫色花纹飞速蔓延成一个个未知的炼金矩阵。

有一个个不明的虚影从中呈现。

“魔君最近创造了不少新型死侍,正好这会可以验证一下它们的战斗力。”男人话音刚刚落下,随即被冲进火中的楚子航噼碎了身体,但传送矩阵已经不可逆,一道道亵渎狰狞的身影被传送到了这圣血馆的地下,过程似乎不可阻止。

虽然自己跟着路明非接触过许多发生异变的死侍,但那些新出现的死侍身影仍刷新了楚子航的些许认知,甚至其中部分身影让他有种熟悉的感觉。

大年三十他在医院守护父亲时就受到恶魔的蛊惑和袭击,那时恶魔给他的脑海里塞了不少画面,“熟悉”的感觉就出自那些画面里。

通过传送出现在此的死侍援军数量大约有六十之数,种类各不相同,让楚子航感觉眼熟的也是占据大部分数量的是那群身披扭曲重型盔甲的死侍,它们的身体都发生了各种各样的变异,有扭曲反转的触手、有海洋生物类的钳爪、有狰狞细长的龙头……

但很快楚子航就忽视掉了其他物种,精神全然集中到了那个出现时间最早在大部分死侍出现后才终于显形的身影上。

“砰!”

金属与地面碰撞响起沉重的闷响,比那些变异死侍还要高出一大截将近三米高的战士出现在了圣血馆的内部,那显眼的厚重金属肩甲立即让楚子航想起了路明非画的那些“阿斯塔特动力甲”,两者似乎……有些类似!?

同样厚重的金属面盔覆盖了那“死侍”的面部,也不知那是一张怎样可怖丑陋的面孔,但楚子航能看见从两旁生出的密集细长扭曲尖角,其胸甲位置是一个扭曲的龙类头颅,好像是被强行根植在甲胃上一样恐怖。

“隆重介绍一下,这是魔君通过诺顿殿下的炼金知识所创造的最新量产战士,名为‘混沌龙嗣’,”哪怕身体被剁成碎块在火焰里熊熊燃烧,男人的声音仍然传了出来,像是在喋喋不休介绍自家商品的推销员,“它是由一般的人类异变为死侍再接受万变之主的力量升华而成的强大造物……”

漆黑扭曲的重甲战士亮出了宽大的巨剑,剑刃上燎烧着紫色的火焰。

“我就不陪你们玩了,感觉这样玩下去没什么意思,我没办法带走白王的龙骨……明明就在眼前唾手可得了,真是可惜。”

男人的声音逐渐消失,似乎已经远去了一般,被火焰焚烧的身体碎块也不再试图在超规则的生命力下进行重组,而就在男人话音落下的瞬间,圣血馆地下二层内所有的亵渎异端都将目光锁定在了楚子航和芬格尔的身上。

“不过我们很快就会再见面的,那时候还会带着你们的那位‘老唐兄弟’一起……希望那时候你们的路团长真的能率领着一支军团,而不是你们几个孤家寡人。”

相关推荐:[美娱]肖恩的奋斗[美娱]璀璨人生制片人[美娱]精灵:从俘获莎莉娜开始的旅行从红楼开始的名著之旅我的分身把低武练成了仙武清穿:咸鱼福晋的自我修养清穿之咸鱼贵妃直播养崽记回到明朝当藩王从今天开始做藩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