饭团看书->武侠->仙笼->章节

第三百六十九章 五通毒鬼术

热门推荐: 跨界刑警 我本初唐 荒野直播间 我在末世当司机 每日秒杀:我对钱不感兴趣 异侦实录 从东京开始当女神 去地府做大佬 我家系统与众不同 我真不是富家子弟啊

紫烛女道盘坐在静室中,当余列出现在紫山的边缘时,她立刻就察觉到了。

其人脑中思索着:“七品道吏境界,看来宫中的传言不虚假,此番历练,果真是出现了大问题。而我这便宜徒弟,也在其中出了大风头。”

眼下历练世界中的消息,虽然已经流传出来,但是潜州道宫中还没有召开大会,未曾明确的告知所有人。因此紫烛女道也只是从鬼市中,听见了一些传言。

现在余列来临,她正好可以见一见自己这便宜徒弟,并且从余列的口中打听消息。

于是紫烛女道没有多想,她心念一落下,神识就随着阵法,滚滚的落到了余列的耳中。

“还磨磨蹭蹭做什么,直接进来便是,且来道观中,本道今日并没有闭关。”

余列听见女道的神识传音,面上露出欣然之色:“看来今天并没有白跑一趟。”

他连忙就朝着道观所在的方位拱手,口中低呼道:“是,弟子遵命。”

一人一鸟御风而行,不一会儿就来到了紫晶道观的跟前。

道观同余列离去时的情况,并无什么区别,阵法也还是牢牢的围绕在道观附近。

余列来到门前,无须他叩门,道观的门户就打开。于是他轻车熟路的来到了中庭,等候着紫烛女道的面见。

不过女道并没有直接现身,而是再度的神识传音:“本道今日虽然不是出在闭关状态,但是也还没有出关,便不出来了。”

她顿了顿,开口:“说说。你们这次历练为何结束的如此之快,半年都不到,就都回来了。”

余列微微一愣,他拿捏不准紫烛女道究竟是真个不知道历练中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还是随手的在诈他。

他思索了一番,开口道:“回禀师尊,事情是这样的。”

一五一十的,余列将自个被龙船道师拖走,一直到道庭的黑袍道人出现、野外历练事情,全都简要的说了一遍,并且根据紫烛女道的一些问题,还将部分的内容详细的解释了些。

当然了,有关尸寒子的内容,直接就被他省略,一笔带过了,他只是说自己发现那峡谷中僵尸颇多,便进入其中专门的猎取僵尸,修炼法术。

紫烛女道在听完之后,面上的凝重之色更是多了。

她在静室中霍然的起身,密密麻麻的蜘蛛腿脚落在地面上,走来走。

“没想到那桃州,竟然潜藏着如此狼子野心,难怪听闻宫中的上位道士包括一些执掌要害部门的中位道士,最近都是紧张兮兮的,私底下已经是碰头开过不知多少密会。”

紫烛女道如今已经将煞气炼就完毕,可以进行下一步炼罡了,但是她毕竟还没有步入炼罡境界,再加上她在道宫中较为孤僻,因此一次会议也没参加过。

思量一番,紫烛女道压住心间纷纭的念头,重新又坐回了床榻上,暗想到:“可惜可惜了……既然此事已经完结,与我无甚关系,那便静观之即可。”

她回过神来,将注意力落到了余列的身上,口中突然笑着言语:

“也就是说,你这家伙,不仅仅是在历练中突破为了七品道吏,还炼就了一方不错的僵尸法术?”

余列连忙回答:“托师尊的洪福,弟子确实已经突破为七品了。”

他的面上露出期待之色,微微抬头,看着紫烛子所在的静室方向。

下一刻,紫烛女道的话声传来:“不错。既然如此,本道自然也不会食言,当初说要收你为徒,自然是要收你为徒。不过……”

她话锋一变,又笑吟吟的说:“以你如今的年纪,名声,想要在宫中拜得一尊道士为师,可是轻而易举的很。真就不再考虑考虑宫中的其他道士了,譬如此前就颇为器重你的山阳子?”

余列闻言,想也不想的就拱手大呼:“弟子余列,见过师尊!”

瞧见余列的态度如此果断,饶是紫烛女道心中早就已经有了猜测,也是不由的心喜起来。

不过她的嘴上,却是哼着,冷声道:“很好。你这家伙还知道分寸,本道可是已经在你身上下了不少本钱,如今你若是胆敢外投其他的道士,且休怪本道将你身上的东西,都给收回来。”

这话让余列心间微冷。

虽然知道紫烛女道多半是在玩笑般说话,抬高抬高她自己,但余列也是忍不住的想着,如果他真个三心二意,这女道士当真会翻脸不认人。

好在不管是此前受了女道的恩惠,还是考虑着女道的实力和潜力,余列都从未想过这一点。

“此女的道行相比于无厘子等人不算高,但是她的一张符咒令牌,却是能够让我抵抗得了无厘子。选此女为师,绝对不算差!”

余列心中暗想着,特别是他惦记着一件事情,那便是女道手中的酒虫一物。女道现在只有他一个弟子,等到他的修为进展不快,需要外力帮衬时,到时候他多求一求、讨好一番,应当就可以从女道的手中借来酒虫一用。

此等好处,其余道士那里可是少有的,就算是有,也难以落在他的头上。

紫烛女道瞧见余列恭敬的模样,面上愈发的满意。

她顿了顿,口中言语:“你这师尊一词,本道今日就正式应下了。不过具体的收你为徒一事,还得等到过些时日,宫中这批道徒该晋升的都晋升了,到时候道宫会一起举办升仙小会。

本道到时和其他道友一同收徒,将你纳入本门中。”

这话说出,却是让余列微微皱起了眉头:“宫中的道士收徒,非得是一起么?那我何时才能从这女道的手中获得七品的功法典籍……”

女道似乎是看穿了余列心间的想法,笑道:“不用哭丧着脸,你想要的观想法,等到升仙小会一结束,本道就会赐予你。顶多是耽搁上三个月的时间,而这段时间,你正好将根基好生的打磨一番。”

为免余列心中有些芥蒂,以及提前去鬼市中兑换功法了,紫烛女道解释说:

“本道这里的观想法,虽然可以任由你挑选,但是你我若是没有正经的师徒名分,依旧是不可以私相授受,此是道宫律令。

毕竟观想法乃是能够增长法力的根本法门,和法术一类的不同,若是乱了规矩,有心人栽赃下来,本道也是为难。至于传功阁中的兑换机会,你也不要浪费在根本法诀上了,阁中的虽然可用,但成色也都不怎么样好。”

解释一番,她哑然失笑着:“罢了罢了,除了根本法诀这种东西之外,其余的东西,譬如七品法术,贫道索性就提前赐予你算了,正好算作是给你的晋升贺礼。”

余列闻言,心中顿时又欣喜起来,他暗道:“既然只是需要等个名分的事情,那么多等等也无妨。且正如她所说的,我可以借此机会打磨根基,一并参悟参悟她赐下的法术!”

余列当即拱手:“多谢师尊。还请师尊赐法!”

紫烛女道言语:“可。

你既然入了我之门中,那么《五通毒鬼术》,是必须得学会的。

此术乃是通过密炼五毒,炼就出金木水火土五行毒物鬼神,平常时候,可以随着肉身行动,护卫你身,等你阴神出窍时,又可以庇护你之阴神,颇是耐用,驱鬼而出,还能扩大你之神识探查范围,妙用种种。

通过修炼五毒法术,你还可以从中感悟自身究竟是适合五行毒物中的哪一味,能方便你今后的法术选择。”

简要介绍了一番,她话声带笑的说:

“此术在宫中虽有类似的,但并无一模一样的,乃是本门的秘术,品级至少也是中上。

且根据你所炼就五通神鬼的原料不同,原料越是上等,则法术威力越强。

徒儿,你可要学习这一般法术?”

余列不假思索的,当即就复道:“请师尊赐法。”

他此前在道童阶段,就曾经修炼过五毒导引术,如今女道赐下如此一方护道法术,正合他意!

余列的话声一落下,一根丝线,嗖嗖的就从静室中飞出,缠绕在了他的手脚之上,将他吊在道观中庭。

沙沙,怪异的声音出现。

蝎子、蜈蚣、蟾蜍等五样毒物出现在了余列的脚底下,并且一只一只的沿着蛛丝般的丝线上爬,缓缓的靠近余列。

如此一幕倒是没有吓到余列,但是当五只毒物落到了他的头顶和四肢所在时,让他眼皮跳动的一幕还是出现了。

嘶!

他顿觉头皮和手腕、脚踝处刺痛,然后那爬行而出的五只毒物,在他注视之下,纷纷咬开他的皮膜,急不可耐的钻入到了他的皮下,然后疯狂的蠕动。

饶是余列此前经历过不少,面对这一幕也是心中惊骇。毕竟他以前修炼,虽然也痛苦过,可从没有将活物置入到自家的体内过啊。

他下意识的就鼓起了真气,要将之给碾死打杀,逼出体外。

但是捆绑他的丝线,当即就用力,勒住他的动作。

紫烛女道慵懒的话声传来:

“别激动,若是旁人,本道还不会给他如此大的好处。这些五毒都是本道养在观中解乏的小可爱,个个灵性珍贵,若是真论起价格,它们每一只的价钱,可是比你要贵重多了,只是可惜蠢笨了些。”

余列的真气和五毒接触,立刻就明白紫烛女道在说什么,因为此五只毒物,赫然每一只都是七品妖物,并且绝非是末等层次的妖物。他的真气扑上,反倒是被五只毒物的妖气给打散了。

未能第一时间驱走妖物,余列当即中毒,他的面色和四肢出现颜色变化,五色流转,极为怪异

五股浓郁的毒气,也是迅速的就朝着他的五脏涌去。

此时中庭里面又响起紫烛女道的话声:“对了,忘了告诉你。

此五毒还可以被养在你之五脏中,就看你有没有这这个胆量了。若是敢如此,五脏通神,亦能帮你淬炼一番五脏,等到你今后突破为六品,凝煞时,能大有好处。”

听见这话,余列的眼皮微抬,隐隐有些明白,为何这女道会说此术是她门下必修的法术了。

“居然还能对六品道士境界也有所帮助,莫非我这便宜师尊,她已经为我安排好了整个道吏境界所应该修行的法术?”

余列心神跳动。

确实如他所猜想的,紫烛女道之所以拿出这一方法术,便是存了帮他安排修行路子、承上启下的心思,只不过更加具体的,女道懒得说,也打算让余列在修炼法术的时候,自行去参悟。

得了紫烛女道的提示,余列眼神闪烁一番,他大着胆子,便放开了真气的阻拦,任由五只毒物往自家肉身中钻去进去,并引导着此五毒靠近五脏。

须知他之心脏,早就已经是得了不坏之性,就算五毒逆反,残害内脏,也害不到他的性命,余列自然是大胆为之。

紫烛女道在一旁观察着,她的举止貌似十分随意,且无视余列的感受,任由五只毒物肆意妄为,但是实则,毒物只只都是在她的操控之下,被其所炼就的五通毒鬼驾驭着。

因此她自然也是清晰的感知到了余列体内真气的变化。

女道的嘴角露出怡然笑容,挽了挽紫色发丝,好看的眼睛微眯:

“此子着实是符合我之道统,吾辈后继有人矣!”

时间流逝。

五毒入体,余列的肉身和其相互适应,五个时辰后方才结束。

当女道收回丝线,余列被放下时,他站在中庭中,一时感觉都有些恍忽。

这倒不是他觉得时间太久,有些麻木了,而是感觉时间太短了。

一低头,余列扯开胸襟,便瞧见在自己胸腔位置盘踞着几只狰狞的毒物,其颜色各异,宛如刺青一般,并且随着他的呼吸、心跳种种,五毒之图还会出现律动依旧是活的一般。

他心思在一动,五方毒物图像随心而跳,立刻就从他胸腹钻出,出现在了他的身前,化作五只身形,环绕而动。

余列目中愕然:“此一门法术,一日不到即能入门!”

相关推荐:穿书后我帮腹黑宰辅养团子穿成老妇后,我成了家里的顶梁柱先婚后爱:总裁大人不好惹反派团子在八零穿书后我收养了反派少年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