饭团看书->军事->曹操喊我去盗墓->章节

第八百六十一章 龙口(4000)

热门推荐: 我本初唐 每日秒杀:我对钱不感兴趣 跨界刑警 从东京开始当女神 异侦实录 我在末世当司机 去地府做大佬 我真不是富家子弟啊 荒野直播间 我家系统与众不同

“这华佗竟抢先一步入定了……”

见到这一幕,于吉顿时面露羡慕之色,有些不甘的叹道,“想不到我们煞费苦心来到此处,最终却给他人做了嫁衣……公子,你也快教咱们的人过来瞧瞧龙头骨上的符文,万一也有人能够有所感悟哩。”

与吴良不同,他可不知道华佗的未来,自然也不认为这里的机缘本就应该属于华佗,会产生这样的想法亦在情急之中。

不过其实此事华佗也早已表明。

毕竟吴良等人是为了解毒一路寻访来到此处,而华佗却是受到了圣山的感召前来朝拜,双方本就有着本质的区别。

“都过来吧,不要轻易打扰华神医,他能够入定对我们来说亦是好事,或许待他悟得其中的奥妙,成为‘扁鹊’的一员,便能够为我们一道解除这身上的奇毒。”

吴良也认为于吉说的有些道理,毕竟秦越人便是由一个对医术一窍不通的舍长摇身一变成了大名鼎鼎的神医,于是招了招手将瓬人军众人都叫了过来,自己则带上典韦主动来到华佗身边为其掠阵。

对众人用了“或许”二字,其实只是不想将话说得太满。

其实他对华佗有着十足的信心,历史已经告诉了他答桉,华佗终归要解除身上的奇毒成为更加伟大的名医,而他此前一直将华佗留在身边,便是在等待这一刻。

当然,如果华佗在得到“扁鹊”组织的传承之后,能够再为他带来一些关于“扁鹊”组织与应龙的史料,那便再好也没有了。

至于收获。

接触身上的奇毒便是最大的收获,毕竟瓬人军骨干这群男女老少加在一起也有十来个人,保住这群人与自己的性命,难道着收获还小么?

“公子说的也是,或许华神医便是我们如今最大的指望了。”

“他定会尽力解毒,否则要死要是他死在头里……”

“但愿吧……”

瓬人军众人闻言心中的不平衡总算消退了不少,一边为华佗暗自鼓劲,一边也来到那个巨大的龙头骨面前查看上面的符文。

……

如此一看就是两个时辰。

瓬人军众人多数已经选择了自我放弃,一个个退回来坐在地上看着依旧处于入定状态的华佗若有所思。

如今还在龙头骨旁边钻研的便只剩下了两个人。

一个是对传承与道果极为执着的于吉,他虽看不懂上面的符文,但却取了一块绢布,一笔一划的将上面的刻纹依次临摹了下来,显然并不想轻易放弃这与传承有关的东西。

另一个则是如今瓬人军中唯一一个没有一技之长的曹旎。

这是吴良与瓬人军众人都不曾想到的。

这姑娘虽不是不学无术的姑娘,但自小生活在曹老板这样的家庭中,爷爷又曾是富可敌国的太尉,养尊处优的日子过惯了,多多少少还是有些贵族千金的习气,因此在大伙心中并非这种能够静下心来钻研某种东西的人。

但这一次她却比任何人都要专注,甚至此刻的状态还有些忘我。

“君子,你看……”

甄宓碰了碰吴良的胳膊,努着小嘴示意吴良去看看曹旎。

“让她看吧,难得有她感兴趣的东西,说不定还会有什么意外收获。”

吴良笑了笑,轻声说道。

得到“扁鹊”的传承恐怕很难,毕竟曹旎虽然十分专注,但却并未似华佗一般进入入定状态,而吴良已经有过几次入定的经历,很清楚不能入定便无法占透传承的真谛,哪怕看的再多再细,所有的理解都始终只是流于表面。

但曹旎难得有如此专注的时刻,这无疑是件好事,吴良自然不愿轻易去打搅她,更不愿打击她的积极性。

再看华佗那边。

已经整整两个时辰了,华佗依旧保持着此前入定的状态,应该正处于某个触不可及的神识空间之中,接受着常人羡慕不来的头脑风暴。

吴良现在能够看到的,只有华佗那眼皮底下眼球如同发梦一般正在快速转动。

“有才哥哥,他应该快了吧?”

诸葛亮打着哈欠凑到吴良身边小声说道,“此前你如定时也就持续两个多时辰,从未超过三个时辰。”

“嗯……”

吴良模棱两可的点了点头。

这种事谁说得准,毕竟传承的东西完全就是两个概念,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此番醒来华佗便将成为完全体的华佗。

麻沸散。

五禽戏。

青囊书。

这些东西出现的条件也已经达成。

可惜这些东西在后世都已经失传,而这一次,吴良一定会想办法教华佗将这些东西记录下来留给自己,再用自己的方式传承下去。

至于华佗最后的结局。

作为回报,吴良也会给他提个醒,劝他在曹老板过世之前尽量不要生活在曹老板的领地,跑去刘备的蜀地或是孙权的吴地应该都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当然。

前提是如今已经被“小人”害的连个起步的根据地都还不曾拥有过的刘备还有机会建立蜀国的话,不过就算没有了蜀国,蜀地也还是蜀地,那地方照样不是曹老板说征服就能够征服的,华佗去到那里没有任何问题。

如此说来,吴良照样收获匪浅。

这些失传的东西正是他最感兴趣的东西,比得到一件法器更加只得高兴。

终于。

“嗨呀。”

率先回过神来的并未华佗,而是专注研究龙头骨的曹旎,她十分少女的伸了一个懒腰退了回来,见众人此刻都神色古怪的望向自己,倒有些不好意思了,抿嘴笑了笑道,“你们这么看着我做什么,难道我脸上有字呀。”

“哪里,我们只是没想到旎儿妹妹竟如此好学。”

甄宓上前拉住曹旎将她带到吴良身边坐下,颇有心计的问道,“不知旎儿妹妹全神贯注的看了这么久,可是看出什么我们看不出的事情来了?”

“宓儿姐姐又笑话我了,你如此聪明伶俐都看不出什么了,我又能看出什么来,其实我只是见君子对这上面的刻纹颇有兴趣,因此想将它们全部记下来,以后君子再想看时我便可以写来给他。”

曹旎看了吴良一眼,邀功般的仰着小脸道,“君子还不知道吧,我自小记性便好,子脩哥哥吃几顿板子也记不住的文章诗词,我只需看上两遍便能背诵下来,因此娘亲总是惋惜我是女儿身,我若是男儿身定要把子脩哥哥比下去了。”

“旎儿竟还有这本事?”

吴良顿时愣住,这岂非传说中的过目不忘?

不过似乎没有传说中的那么夸张,还得看上两遍才能背诵下来……可这也很厉害了,至少在吴良的认知中,绝大部分人都没有这样的能力,除了后世某些骗子教育机构传授的那套量子阅读法,人家的量子阅读法连书上的字都不用看,光翻来覆去的翻书便将其中的内容全都记进脑子了,最神奇的这玩意儿居然还有傻子相信就很离谱,尤其其中还不乏一些自诩知识分子的父母。

“难道我在君子眼中便如此不堪?”

曹旎顿时瘪起小嘴不悦道,“你们都有一技之长,难道我就不能有了么?”

“自然不是,只是不曾想到罢了。”

吴良连忙赔笑道,“怎样,这龙头骨上的刻纹你已经全部记下来了么?”

“除了最上面那些我看不清楚,下面的我已经全部记在了心里,君子若是不信,我现在便可以誊录下来供君子比对。”

曹旎挺了挺平坦的胸,一脸骄傲的道。

“?”

听到这里,正在用心誊录刻纹的于吉终于停下了手中的笔杆,再也没办法抄下去了。

他这废了大半天的劲也才誊录了一半左右,而且还记得十分凌乱,毕竟不认识这些刻纹,实在没办法依照规律进行誊录。

而曹旎却已经将能够看到的刻纹全部记了下来,那他这书记员的努力岂非立刻便没有了价值?

“旎儿姑娘,不然换你来试试,若是你所记的确无误,老夫倒也省劲儿了。”

于吉又有些不甘的将炭笔递了过来。

在瓬人军中待得久了,于吉心中越发没有自信,他虽是年纪最大的人,又懂得堪舆之术,但总觉得与其他人比差了一截。

原本他以为自己应该在杨万里这个匹夫之上,结果这个家伙也因祸得福成就了一门缩骨秘术。

如今就连最后入伙,一度被视为特异能力是有个好爹的曹旎竟也有这不同寻常的本事,这姿势约法令他感到抑郁。

“既然如此,老先生便先歇息片刻吧。”

曹旎哪里知道于吉在想些什么,很是得意的接过炭笔便在绢布上画了起来,不消片刻便将剩下的半张绢布填了个差不多。

能够做到这一步,曹旎这“过目不忘”的本事甚至不需要再一个字一个字的验证,毕竟这些刻纹没几个人认识,便是编恐怕也编不了这么快。

“不愧是旎儿,果然不俗。”

迎着旎儿那“快夸我快夸我”的眼神,吴良毫不吝啬的夸赞了一句,又道,“对了,那龙头骨上面不是还有些你看不到的刻纹么,这些就托付给你了,典韦,你帮把手将旎儿送上头骨。”

“诺。”

典韦应了一声照做。

吴良则早已注意到了于吉眼中的暗澹,顺势来到他身边笑道:“老先生,还是你更有远见,一早便看出这处秘境的死龙格局,事实证明你果然是对的,这地方还真就藏有一副应龙骸骨,若是没了你这堪舆之术助我,我到了哪里都是两眼一抹黑啊。”

常言道,老小孩老小孩。

到了于吉这个年纪的老者,有时心性便似小孩一般,很容易产生一些情绪,必须得顺毛捋着才能抚慰。

“唉,老朽也只懂得堪舆之术罢了……”

于吉叹道。

“老先生何必妄自菲薄?”

吴良又是拍着于吉的肩膀笑道,“我与你打个比方,在我心中,瓬人军其实便是一个整体,也可以当做一个巨人,我们每一个人都是巨人身上的一部分,而老先生便是巨人的眼睛,人若没有了眼睛,手便不知该往哪里伸,脚也不知该往哪里踩,就连脑子得不到眼睛传递而来的信息,也无法做出任何决策,巨人离不开一双明亮而又通透的眼睛,大伙离不开,我也离不开。”

“……”

听到这话,于吉紧缩的眉头终于舒展开了一些,眼中也终于浮现出了一抹光亮。

就在这时。

“嗬——”

一声沉重的喘息忽然响起。

吴良连忙循声望去,却见正是入定了两个多时辰的华佗终于醒了过来,此刻他的脸上挂满了狂喜之色。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野果阅读,www.yeguoyuedu.com 安装最新版。】

显然这两个时辰的入定,令他受益匪浅!

可是为他他的眉宇之间,却还夹杂着一丝担忧?

“华神医,你醒来了!”

吴良连忙迎了上去。

“嗯……”

华佗点了点头,此刻他的身体依旧十分虚弱,尤其刚刚端正的静坐了两个多时辰,同样给他本就虚弱的身体带来了不小的负担,以至于说话都略微有些困难,偏偏语气却很急促,“吴太史,快!快……快将我扶到那龙头前面……要快!”

“这是为何?”

吴良虽心中不解,但见华佗神色严肃,心知此事非同小可,于是还是连忙招呼杨万里过来一同搀住华佗,架着他尽快来到了那龙头骨跟前。

“再请、请吴太史命人撬开这龙头骨的嘴。”

华佗接着又喘着粗气虚弱的道。

“撬开龙头骨的嘴?”

吴良心中更加不解。

“快、这干系到你我的性命,留给我们的时间怕是不多了……”

华佗依旧强撑着催促道。

“典韦,先将旎儿接下来,过来帮把手!”

吴良不敢再迟疑,连忙又将典韦叫了过来。

此前华佗已经透露,他早已通过吴良等人的面色看出他们其实也身中奇毒,只是一直没有拆穿,如今他提到性命之事,说的自然便是解毒的事情。

这正是吴良来到此处的主要原因,如何能够迟疑?

最重要的是,华佗那所谓的“留给我们的时间怕是不多了”便很有问题,虽然华佗现在并未完全说明,但却给吴良带来了不小的危机感。

相关推荐:万界超武玄霄仙君美食从沙盘开始海贼之祖安凯多杨广传帝位给我穿越东京从当咸鱼开始有崩玉的我只想做个七武海北讼超级手术刀汉末之猎杀成神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