饭团看书->军事->我家阳台通三国->章节

第三九五章:有骨气,但不多

热门推荐: 从东京开始当女神 我本初唐 我家系统与众不同 荒野直播间 跨界刑警 我在末世当司机 我真不是富家子弟啊 每日秒杀:我对钱不感兴趣 异侦实录 去地府做大佬

“快,快躲开!”

彭~

“啊!”

孙策一把将身前的汉子往后拉了过来,可还是晚了一步,汉子的头颅直接被狼牙锤打爆。

花鲢眉心微蹙,看向孙策,喝道:“小子,我们是不是哪里见过?”

不等孙策回应,花鲢低头看向孙策手中的巨锚造型兵器,眉心不由得一皱。

孙策看着死得不能再死的汉子,无力的将尸体放下。

“吾乃江东孙策。”

花鲢似乎想起了什么,刚好一根长戈朝他挥来,花鲢眉心一挑,随手一锤拍飞。

“想起来了,当初在擂台上被吕奉先打败的那个小子。”

孙策皱起眉头。

花鲢不甚在意的随手将一个汉子拍死,嗤笑道:“没想到你竟然投靠了袁术,倒也好,来吧,我们俩玩玩。”

孙策一脸警惕的看着花鲢,因为戴着面具的关系,他并不知道面具后的人是谁。

但听花鲢说起擂台的事情,想来应该是龙山军的一员。

再看花鲢的紫金狼牙锤,他立刻确定了身份,抱拳道:“花总兵,何必赶尽杀绝,他们已经无力抵抗,你们完全可以劝降的。”

花鲢看向四周,果然,原本的五百精锐,此时已经所剩不多。

花鲢呵呵一笑,抬起紫金狼牙锤,朝城门指去。

“为何要劝降你们,战书上写得明明白白,要么开城门,要么一战到底,那袁术不心疼手下人性命,你倒是替他心疼起来了?”

“不敢,只是……”

“好了,多说无益,你就说打不打吧。”

花鲢懒得听他废话,摘掉面具,沉声说道:“看在你手中兵器的份上,我给你一个活命的机会,只要在我手下走过三十招,我可以保你一命。”

孙策眉心紧蹙,不由得紧了紧手中的巨锚。

便在这时,不远处的徐晃突然喊道:“城楼上的人听着,现在开城门,可以饶他们不死。”

花鲢和孙策同时朝城门楼上望去。

袁术、韩馥、刘虞、王允等人,连同那些看热闹的世家之人,有一个算一个,全部都脸色苍白,不复开始时候的自信与稳重。

听到徐晃的声音,吕布、张飞等人的攻势都停了下来,等待袁术等人的回应。

原本的五百精锐,此时已经死得只剩下三四十人,没有再打下去的意义,因为这根本就是一场单方面的屠杀。

刘虞惊魂未定的看向袁术,惴惴不安的说道:“公路,开城门吧,没有据守的意义了,这样的强军,根本就不是我们能够抵挡的。”

韩馥也是摇头叹息道:“没想到卫氏竟然强大到此等程度,我们都太盲目自大了,一想到还有一万个这样的精兵在邙山虎视眈眈,我,我就觉得喘不过气来。”

袁术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听到两人的声音,他的眼睛不自觉的闭了起来,心头升起一股名为绝望的情绪,瞬间将他整个人覆盖。

而在三人身后,王允已经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了。

只见他苦笑一声,看向身后的儿子和族人,他很清楚,只要城门一开,迎接他们所有人的,只有死路一条。

而眼下的情况看来,就算不开城门,卫氏拿下洛阳也只是早晚的问题。

守城?

没有意义的。

那只会徒增伤亡,袁术三人只要不傻,就会立刻开城门,选择投诚于卫氏,没准还能得到一点好处,最起码保住了性命,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而他王氏就不行了,卫氏之所以南下,就是奔着他来的。

果然,在沉默了一会儿后,袁术无力的点点头,“开城门吧,只希望卫氏能够手下留情。”

刘虞和韩馥同时松了一口气,两人看向身后的王允,眼中没有恨意,只有同情。

你说你,惹谁不好,偏偏派人去刺杀卫仲道。

王允已经心如死灰,拱手恳求道:“三位,王某有个不情之请……”

···

哒哒哒!

两个时辰后。

卫琤坐在马车上,两侧分别是七名战神拱卫,施施然进入了洛阳城。

道路两侧更有强军护卫,左边是五千龙山军,右边是五千虎魄军,身后是一万城卫军。

从城北谷门一直到皇宫玄武门,马车每行进五十米,众将士都会高声呐喊:“威武!”

城中百姓不敢靠近街道半步,只能远远的躲在巷口和家中观望,三军整齐划一的步伐,就像是一个个鼓点在所有人的心头敲响,令人不安。

城中小院里储水的瓦瓮,水波有节奏的来回荡漾,那一道道脚步声,竟然引起了共振效应。

玄武门外,王允带着族人已经跪在地上恭候多时。

随着马车不断临近,王允慢慢抬头看向那位昔日的少年。

而王允的发妻,出身河东卫氏的王卫氏,神色戚戚然的眺望着马车里的卫琤。

“姑父,又见面了。”

卫琤没有下车,甚至连门帘都没有掀开。

王允身子一颤,落寞的笑了笑,道:“卫使君高抬了,王某人当不得你这一声称呼。”

王卫氏则是连忙求饶道:“琤儿,姑母求你放过盖儿和裳儿,他们兄妹二人都是无辜的。”

跪在父亲后面的王盖抬起头来,拉过身旁一个少女,向着车厢拼命磕头,喊道:“王盖求使君高抬贵手,留我王氏一点香火。”

“兄长,呜呜呜……”王盖身旁的少女失声痛哭,迷茫的看向马车。

卫琤没有回应,透过门帘的缝隙,他自然是看到了王允几人的表情,见到那少女,迟疑了一下,最终还是闭上了眼睛,“徐总兵,将他们暂时扣押起来。”

徐晃抱拳应是,大手一挥。

“琤儿,琤儿……”

“表弟,仲道表弟,裳儿她什么都不知道,求你饶她一命吧。”

卫琤脸上没有半点表情,示意郝昭继续前进。

过了玄武门。

就是所谓的南宫。

这里有一座宫殿,乃是天子与百官议事之地,这个年代还没有那么多讲究,议论国家大事的时候,天子与官员都是席地而坐。

只不过天子坐的是矮凳,其实就是没有脚的床榻,上面刻有各种图腾和祥云,算是龙椅。

刚刚进入宫殿,卫昪和卫曧就同时拉住卫琤的一只手,将卫琤硬生生拉到了这个位置坐下。

而田丰、贾诩、许定则是站在左边,吕布、徐晃、张飞等人武将站在右边。

堂下则是袁术、刘虞、韩馥,以及各个世家在朝的官员,这其中就有岳父蔡邕。

见到卫琤坐在龙椅上,众人倒也没有表现出什么过激的情绪,只是有些人难免心中不快。

毕竟,卫琤不像刘虞有汉室血脉,这位子坐上去,自然不能服众。

与他们不同,卫昪、卫曧、许定、徐晃、张飞、花鲢等人的表情,可就精彩纷呈多了。

他们期待这一天,已经太久了!

等卫琤坐定,田丰上前一步,面向袁术等人,朗声道:“主公有令,城中一切照旧,除了王氏一干人等,各位依旧各司其职,先将城中百姓安抚妥当,不得有误。”

不少官员闻言一怔,随即都是脸色大喜。

袁术、韩馥、刘虞三人相视一眼,像是下了什么大决心一样,三人同时上前一步。

刘虞双手奉上一方印玺,道:“此乃我大汉传国玉玺,请卫使君另立新君。”

“新君?”

卫昪冷笑一声,上前道:“刘伯安(刘虞字),别以为某不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不怕告诉你们,这新君之位,该是谁就是谁的,你们谁若是不服,尽可现在就站出来。”

刘虞脸色一怔,惊疑道:“难道卫氏不立陈留王为帝?”

卫昪哈哈笑道:“是有如何?”

“这……”

百官面面相觑,大殿中一时论声四起。

卫琤被吵得皱起眉头,看向吕布。

吕布手持方天画戟,大声喝道:“肃静,再有乱议者,杀无赦!”

堂下有个老臣似乎不怕死,走到前面大声呵斥道:“卫氏小儿,你难道还想谋朝篡位不成?”

卫琤眉心微蹙,看向此人。

旁边的卫曧立刻介绍道:“士孙瑞,官拜尚书仆射,倒也是个贤臣。”

卫琤微微颔首,看向士孙瑞,反问道:“我若是能够带领大汉开疆扩土,百姓丰衣足食,便是谋朝篡位,你当如何?”

士孙瑞眉心紧蹙,愣了愣,道:“可刘氏才是汉室正统。”

卫琤笑了。

“灵帝在位的时候,十常侍独揽大权,祸乱朝纲,百姓民不聊生,正统呢?”

“后戚何进不过乡野匹夫出身,一言不合便随意罢黜贤臣的时候,正统呢?”

“董卓独断朝政,鸠杀帝后,淫乱后宫之时,你口中所谓的正统又在作甚?”

卫琤从来不是一个咄咄逼人的人,但对于一些迂腐之人,他还是要怼上两句的。

若是这刘氏之人能够把天下治理好,卫琤倒也不想坐这个位置,便是现在,他也只是被两个叔父推上来坐会儿而已,他还没决定篡不篡位。

可他自认为,若是自己来做这个位置,一定比之前所有坐在这里的人,更有资格。

不为什么,就因为自己也是汉人,也是大汉之后,心中所思所想,无不是壮大汉室江山。

卫曧见士孙瑞一张老脸憋得通红,怕他再说出什么话惹得卫琤不快,急忙上前说道:“君荣兄,你且稍安勿躁,不管我卫氏是不是要谋朝篡位,我只问你一句,若是你能答上来,我等立刻离去。”

士孙瑞认识卫曧,毕竟卫氏之前也有很多在在朝为官,只不过是得罪了何进,故而卫曧等人都被罢黜了。

“你问。”

卫曧朝他拱手一礼,笑着问道:“昔者帝尧禅位于虞舜,舜亦以命禹,天命不于常,惟归有德,何解?”

士孙瑞脸色大变,卫曧这个问题,直接是否定了刘氏的正统论,直言这天下当有德者居之。

卫曧又道:“生民厌乱久矣,君荣兄在朝为官也有二十载了吧,难道还看不出你所谓的汉室正统,已经日薄西山了吗?”

士孙瑞浓眉紧蹙,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卫曧这是要他在天下黎民百姓和刘氏之间做选择。

而身为贤臣,他效忠的不应该是皇帝,而是这天下的黎民苍生才对。

若他选择刘氏,那他就不是贤臣。

若他选择黎民,那他方才的言论,岂不可笑?

卫曧见差不多了,上前搀扶起士孙瑞,和声说道:“诸位虽然久居洛都,但应该也听说过不少河东的近况,诸位可以想想,若是这大汉天下都如河东一般富庶,那该多好啊。”

【推荐下,野果阅读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 www.yeguoyuedu.com 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众人面面相觑,一些时常关注河东郡的官员,纷纷低头沉思了起来。

便是士孙瑞也是一脸便秘,他曾经不止一次提议司农效彷河东郡的开展农耕承包制。

其实在他心里,他也是认可卫氏之兴的。

只是,对于卫琤坐上皇位,他一时有些难以接受罢了。

“好了,言尽于此,诸位回去都好好想想,若是想留下,诸位依旧职位不变,更有可能得到重用,当然,你们也可以选择离去,我在此承诺,绝对不会为难你们分毫。”

百官相视一眼,有些人连连叹气,有些人闭目深思,有些人依旧义愤填膺。

不多时,这大殿里就剩下卫琤一行人了。

哦,蔡邕也留了下来,毕竟他也算是半个卫氏的人,更是卫琤的老丈人。

卫昪将传国玉玺放在卫琤跟前。

“哈哈哈,琤儿,这位置坐得还舒服吧!”

卫琤没好气的往后靠了靠,抬头说道:“二叔,你可真行,路上我就觉得你跟五叔有什么事情瞒着我,感情是这个啊。”

当时卫琤就听他们两人说什么皇宫,只以为他们是想体验一下住在皇宫的感觉,没想到竟然把主意打到自己头上了。

卫昪嘿嘿一笑,一脸的得意,只要卫琤肯坐这个位置就好,其他的都不重要。

蔡邕有些小激动,毕竟这位子上坐着的可是他的女婿。

“琤儿,接下来你们打算怎么处理袁公路等人?”

卫琤起身朝蔡邕行了一礼,摇头道:“他们三个还算有点骨气,但不多,若是他们老实一点的话,我这里倒是有个好差事能便宜他们。”

“哦?”

众人闻言,纷纷朝卫琤看来,好奇他所谓的好事儿是什么。

卫琤也没有卖关子,笑着说道:“幽州东北部有个倭国,袁术的水军还算强大,我打算让他跟刘虞去把倭国打下来,那里可是有座银山,不能便宜了鬼子。”

顺便一提,东汉时期的幽州,可是包含今天的朝鲜半岛的,有兴趣可以去了解一下我大汉朝的疆域有多么辽阔。

相关推荐:贵婿你这领主有问题吧画风纠正之旅网游三国之锋芒脑海带着一扇门我在木叶说书,白牙泪目了人在原神,正在说书我去华娱探探路兽世基建:狼夫好奶从成为妖怪之主开始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